首页 女儿的幸福 下章
第13章 再度孤单
 房子是空的,上只我一个人。我回到孤单的生活。

 枕头上有她睡过的头印,和她的发香。单上留下我们做后的片片秽渍,我抚摸这些我们曾经爱过的痕迹,并伏在她睡过的地方,把她的枕头沾了。

 我把私人珍藏,女儿的G弦小内和黑皮小,都拿出来。这些东西,她虽然一次也没给我看见她穿上过,但是她的过去彷佛都写在上面。

 我不必偷偷摸摸,把拿在手里,感觉它的质料仔细的观赏。嗅它,在细如带子的裆搜索她残余的体味。每个晚上,我都会打开衣橱里和抽屉,检阅敏儿的衣服、鞋袜、饰物和化妆品。

 在她的抽屉里,找到那个半透明的雷丝滚边罩。放在她的抽屉里,没有藏在盒子里,是不是打算有一天会为我再次戴上和我做呢?把它拿出来,放在上。

 把G弦小内罩放在一起,去触摸它,把它张开,把我一对眼珠化为她的头,罩杯变成眼镜,彷佛看见大猩猩一双骯脏的大手,捉住敏儿的房,使劲地挤,使劲地捏它。

 敏儿呼痛,哀求他,请他不要鞭打她,捏弄她。但他没停手,挥舞鞭子,命令敏儿跪在上,要她自己下黑皮小,抬起雪白娇股,并且扭摆,并且抚摸房,然后他一鞭打下去,一道深深的鞭痕划在她雪白的股上。敏儿凄惨地尖叫,敏儿的小内就给一泡浓浓的透了…

 我改穿了敏儿替我买的Calvin Klein内衣,我假定她如果没有为他的新穿G弦和T-Back,便会穿着和我一样款式的…敏儿和她的男人在上会做些什么?

 脑子里呈现出两个在一起,在上滚来滚去的影像。我的女儿和那个金发洋汉子,她给着,气,呻…我愿意将我的爱,越洋输送给她。

 如此,我的生活没有因为敏儿不在身边就停止了,每个晚上都做,和敏儿…的感内。没把子都在它上面,就睡不着觉。

 偶然会收到敏儿一张名信片或信,都没有说太多话。只告诉我她生活很好,勿念云云,一些女儿和父亲说的话。而在这期间,她离婚手续办好了。房子卖掉了,她托我代收、代管她的钱。她说,在美国不需要用钱。

 不久之后的一个晚上,素琴来访。

 我其实谢绝应酬,除了公事,不想见任何人,不过,她人己在大门,只得让她进来。

 一进来就四处张望,就问敏儿在吗?我告诉她,敏儿不在。

 她说,哪里去了?

 我说,出国去了。

 她说,大哥,早一阵子打电话去到她家里,电话线截断了,上门找她,看更的说和丈夫一先一后搬走了。都几个月了。他们闹离婚吗?为什么不告诉我?

 我告诉她,是的。

 她说,过年前她己离开丈夫吗?

 我说,是的。

 她说,可惜。她一定很不愉快…我离过婚所以我明白,为什么不告诉我,让我安慰她。

 她在手袋里掏出一个空的烟盒,问我有没有香烟?

 我摸一摸口袋,说没有。我戒了烟。但记得还有一些放在房里。我替她找出来,交给她。

 她先替我送上一支,不知道为什么接了,她替我点火。我又吸烟了。

 她问我可好吗?我说,还过得去。她看着我,说,大哥,看你憔悴得多了。我说,是吗?她说,你比上次见你时的气差了很多,是不是为了敏儿的事。我说,有关系。我看看她,她的脸也愈来愈抑郁了。

 她一支接着一支的得我身上都是焦油味,我了两口,呛了。她向我的睡房望过去,好像有些东西引起她注意。我猛然醒起拿烟时忘记带上房门,心里怦然跳动,也看过去。衣橱打开,上的秘密没放好。

 我再了两口烟,觉得口干舌燥,捺熄了烟,起身,要把睡房门带上。走到房门前,听到素琴的脚步尾随。停步,转身要把她挡住,但她在我背后,和我很靠近。

 我一转身她就扑倒在我怀里。一股热血又在我中躁动,她领口的钮扣都解开,敞开前面白的和深深的沟。一张红的嘴来,把我住…
吃嘛好 狂风扫落叶般做完爱,起穿衣。发现在混乱中,把敏儿的东西都丢在地板上,俯身拾起,顺手把素琴的内罩一起捡起,交给她。她起身,没接过。

 一身丰腴的体朝着我颤动,两腿盘开,背向着我,等我替她戴罩。我转身把衣橱关上,扭转身看我,表示在等待着。我没理会她,把敏儿的东西放在一个抽屉里。

 她盯着我,仍在等。对我说,大哥,敏儿会回来吗?她几时回来?

 我说,不知道。

 她说,看情形,她快回来了,东西都没带走。

 我说,不干你事。

 她坐在我上不动。罩不是我替她解的,没有义务替她戴,但为了打发她走,还是替她戴上去,况且我不想对着一对房说话。

 此后,素琴常常都来,替我打扫房子。但我不许她把罩、内留在我的房间里。做完爱她就要走,不许在我的上睡觉,不许过夜。因为她有一对小儿女在家里,孩子年纪太小,怎样解释妈妈不回家,在姨丈家里睡觉。

 有一晚,我洗澡出来,看见她穿上敏儿的那个透明罩和T-Back内趴在上,向我造出极其妖野的动作。她不是敏儿,敏儿不会这样做的。

 我大喝一声,命令她马上下来。

 她给我吓了一跳,但以为是做的前奏,还卖弄着万般风情的,好像作秀慢慢。我不耐烦,再大喝一声,要她快快下。而且等不及她,自己动手替她,把敏儿的东西都剥下来,把她剥个光。

 她以为我吃了她这一套,兴奋了,接着会和她做。我把敏儿的罩,内拿在手里,却把她赤着身子赶出房门。

 她不知就里,坐在客厅大哭。她见我不理会她,哭得更大声。

 我怒气稍息,出去把她拉进房里,一手把她的胳膊扭到背后,一手勒住她的子,把她扲在地上,对她说:“警告你,以后绝不能打开我的衣橱,不能踫里头的东西。明白吗?再给我发现你再踫一踫里面的东西,看看我怎样对付你。”

 她不晓得那衣橱内里的乾坤,不明白我为什么把里面的东西保存着。那是我唯一的慰藉。她一天没有吩咐把她的东西运到美国,就仍有一线机会。我等待着她,有一天回来,看见一切都为她保存着。素琴那里懂的这些。而没有我淮许,她竟然动敏儿的东西,令我怒不可遏。

 她说:“对不起,我不明白你。以为你对些东西有癖好,喜欢女人穿这些东西和你做。我只是好意,想你快乐。你不喜欢我穿她的东西,我自已去买同样款式的来穿行不行?你会喜欢吗?”

 “你这蠢货,你完全不明白,这当然不行!”

 她说:“为什么?我尽了力去讨好你,工夫都是白费的吗?为什么穿在她身上就可以,我穿就讨你厌?她有那么大的魔力叫你恋她?无论我做什么,在你心目中都不如她?她真的不能代替?”

 我说:“你说的是谁?”我的声音如打雷一般大。

 她说:“还有谁?不要装蒜,你心知肚明。”

 “你敢?”我一个耳光打过去,对她说:“不管她是谁或不是谁,都与你无关。不许你提起她。”

 素琴就是要说,而且说得更大声:“是她,是她,是她。”

 我在她面前暴跳如雷,握住拳头要打她。

 “你打吧!你伦,你和女儿睡觉,你这个禽兽,变态狂…”

 我把她拉起身来,一巴掌打在她股上,把她打得红了一个掌印。然后使劲再打了几下。她痛得住了嘴,鸣咽起来。

 我说:“我是个变态的。没错。你怕就给我滚。滚了永远不要回来,回来也不理你。”

 素琴给我唬住,吓得仆倒在地上,捂住痛处,哀求我不要打她,也不要不理她。

 我心其实不忍,从未向女人动过,见到她全身赤的跪在地上,向我求怜。把她扶起来,把她抱入怀里,说:“素琴呀素琴,为什么要惹我的气呢?我从来没打过女人。你教我动手打了你,我做得不对,对不起。但不要再怒我。好吗?如果你合作的话,我们可以继续各得其所。否则,没办法和你在一起,拉倒算了。你明白吗?”

 她含着泪,点点头。

 我蹲下来,把她抱起,她像只小羔羊般,任我摆布。

 我把她摊开放在上,替她抹去眼泪,吻她的脸。把她的身子翻转,轻轻地拍打她股蛋儿,用说话安抚她,并慎重地对她说,那些话以后不可以再给我听到。

 她止住了哭,翻过身来,抱着我,对我说,以后不会踫我的秘密,不再提起她。她说:“大哥,对不起。我说错话了,因为我很妒忌她。我希望我是她。为什么我不能代替她?你要我做什么也愿意。”

 “你又来了。不要妄想。你不能变做第二个人。你就是你,她就是她。明白吗?你不知道的事,不明白的事,不要瞎猜胡说。”

 我把她按在上,她的大腿为我分开,把那东西一股脑儿进她那如饥如渴的小里,如狂风巨,尽情,近乎蹂躏。坚固的架都为之摇动,素琴也叫出动人心魄的娇呼了。

 我,直至她两眼反白,气如牛,弃降在我下。

 事实不能改变的,无论素琴使出绝佳的上功夫去承于我,我总是想到另一个女人,敏儿。她成的风韵,和顾盼转间的沧桑感,我见犹怜。可是,素琴只能给我暂时的麻醉,稍为舒缓上的压抑,但不能止住我内心对那忌之爱的无穷的念。

 此刻,我所思慕的人,她身在何方?和她在上的谁?她可好吗?如果那是她想要的,我祝福她幸福快乐。

 我没欺瞒过素琴,我不爱她。纯粹是直接的。即使理智、情感都会蒙骗我,但体比灵魂更诚实。它清楚地告诉我,我从来不曾体验过和敏儿合时那样美妙的感受,和升到的高处。从来没有!我曾经拥有,现己失落,只有追忆,并抱憾快乐的时光总是太短暂。

 一个晚上,素琴刚解下罩,下内,点了一支香烟,斜倚在头。我正在衣服,还未做时,头的电话铃声响了。

 它不常响,没几个人知道号码,是谁打来?素琴就近提起话筒接听。另一端的声音,她认得。把话筒交给我,说:“是她,找你。”  m.sHaNZxS.COm
上章 女儿的幸福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