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银孔雀 下章
熊之火
 《熊之火》

 松树的落叶熊熊燃烧,

 升起一道白色,高得几乎够得着天了。

 就在这时,

 一个魅幻般的情景突然浮现出来,

 我在烟里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我和女儿!

 1

 啊啊,对面来人了。小森想。虽然听不见声音和脚步声,但小森就是知道。黑暗中,豆粒大小的香烟头的火光一闪一闪地晃动着。

 “哎——”

 小森不由得挥起双手来。

 在这深山老林里,有几天没撞见人了呢?和同伴们走失了(还不如说是被撇下不管了)以后,也分辨不出东南西北,就靠着沼泽里的水,摇摇晃晃地走到现在了。扭伤了的右脚重得像一块铅,加上又累又困,眼睛都看不大清楚了。不过,小森的眼睛,却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那红红的香烟头的火。

 (千真万确,是有谁来了。也许是在山里干活儿的人,要不就是林业局的巡夜人吧…啊啊,这下得救了!终于得救了…)

 小森挣扎着想。于是,身子一下子软了下来,一股坐到了地上。

 随着香烟头火光的接近,听得到对方的脚步声了。哒、哒、哒,这强而有力的声音,就像是一个彪形大汉穿上了胶底短布袜⑤的声音。是一个听上去舒畅的、让人有一种依赖感的声音。

 (好像爹的脚步声啊!)

 小森突然冒出了这样一种感觉。接着,就想起了数年前死去的父亲。父亲是一个又高又大的人。小森是兄弟中最小的一个,父亲最疼爱他了。

 (是爹来救我了吗…)

 正在那么恍恍惚惚地想着的时候,一个巨大的影子,蓦地出现在小森面前。

 “晚上好!”那人冷不防这样说道。声音听上去含混不清、怪怪的,也许是因为叼着香烟说话的缘故吧?小森刚要说晚上好,可借着星光仔细一看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 原来对方是一头熊。

 巨熊用两条腿直地站着,像普通人一样叼着香烟。而且,熊还戴了一顶草帽。小森浑身直哆嗦。即使是想逃命,已经这么近了,也来不及了。

 (有了,装死!装死装死!)

 小森在熊的面前,笨拙地一头倒了下来。然后,闭上眼睛,憋住了呼吸。不过,他却怎么也止不住身体的战栗。

 于是,熊像雷鸣一般地笑了起来:

 “哈哈哈哈!再怎么,也用不着摆出这么一个姿势啊…”说完,熊就重重地坐到了小森的边上。

 “…”小森把眼睛睁开一条。从黑暗中,仿佛传递过来一种熊的暖意。而且,从那个巨大的身躯里,还散发出一股让人怀念的干草的味道。熊一边美滋滋地吐了一口烟,一边眺望着星星、哼着鼻歌。

 小森稍稍放下心来,决定不再装死了。他慢慢地爬起来,用干巴巴的声音悄声问道:

 “香烟好吗?”

 他是想打一个招呼。于是,熊点点头,心情愉快地说:

 “好啊!怎么样,你要不要也来一?”

 “真是不巧,我的烟丢了。”

 “啊,什么时候?丢到哪里了?”

 “呀…昨天还是前天呢?丢在那边的沼泽里了。”

 “啊,那么,现在你打算到什么地方去呢?”

 “什、什么地方?简单地说,我正在回家啊!可是,半道上迷路了。”

 这个时候,不知为什么,小森已经把这头熊当成真的父亲了。而且,他有一种心情,想把自己心中的不满,全都发给它听。小森嘟嘟囔囔地说了起来:

 “说是说迷路了,实际上被同伴们给撇下不管了。因为我的脚扭伤了,落在了后头。一开始,大家对我还亲切的,为我贴膏药、让我搭在他们肩膀上。可后来天一黑、稀稀落落地下起雨来的时候,大家的脚步自然就加快了,我终于追不上了。不管我怎么叫,连头也不回啦…

 “不知是谁说了,明天是星期一,不上班不行!

 “这叫什么话啊,人真是冷漠无情。说到底人还是只想着自己啊!”熊嗯嗯地点头。

 “说起来,熊的世界要更有人情味吧?”

 小森又补充了一句,他是想讨好熊。然而,熊却猛烈地晃了晃脑袋:

 “没——有的事!我们的世界,也是一样啊。”

 “是吗?”

 “啊啊,是啊。”

 话到这里,就切断了。

 这头熊好像也有什么难言的苦衷似的。熊叹了一口气,嘟囔了一句:

 “呀,不是常说吗,什么‘弱强食’!”

 “的确如此。”

 一边附和了一句,小森一边想,可这么一头巨熊,会败给什么呢?于是,这回熊说了起来:

 “简单地说吧,在熊的世界里,就连挖一个冬眠的,也要烈竞争。大家都动脑筋想先找一个好地方,而且冬眠之前,必须要吃下大量的东西,这也要竞争。一旦竞争烈起来,就要开始互相残杀了。那样的话,也就没有什么朋友和亲戚了。”

 “可你那么一个庞然大物,不会败给别的熊吧?”

 熊眼睛看着地面,咕哝了一句:

 “要是我一个,怎么都好办,可我还有一个小女儿呀!”

 “哎,女儿…”

 “是的,也是扭伤了脚啊。”

 听了这话,小森彻底同情起熊来了。

 “哦,这就不行了。这种地方腿要是不好使了,想干什么也干不了啦。”

 “可不!那是好些年前的秋天的事了。”

 “呼——”熊冲着遥远的星星,了一口烟雾。

 “风已经变得相当寒冷了,可是我们还没有做好冬眠的准备。没有预备好不说,肚子里也是空空的。那一年,雨水特别多,山里的果子和树的果实还没有成,就绝大多数都烂掉了。就那么一点食物,都被熊们给吃光了。

 “饿着肚子,我们父女俩并排坐在纷纷扬扬地飘着小雪的林子里。这时,女儿咕哝了一句:

 “——爹爹,想去一个远远的地方哪!想去一个一年到头开着花、一年到头有花楸树⑥红果子的地方去哪——

 “听到这话,不中用的父亲都要掉眼泪了。

 “——是啊,要是真的能去那样的地方就好了——

 “熊这种东西,这种时候,就会不顾一切地冲到村庄里吃田里的庄稼、家畜,有时说不定还会吃人。不过,我害怕。我一想到要是被那家伙‘砰’地一打中了,往后小女儿可怎么办呢,就不能去了。

 “一天,我在林子里用落叶点起了一堆篝火,一边想着红彤彤的花楸树果子、红彤彤的野草莓、红彤彤的石榴⑦,一边盯着火。

 “松树的落叶熊熊燃烧,升起一道白色,高得几乎够得着天了。就在这时,一个魅幻般的情景突然浮现出来,我在烟里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我和女儿!

 “烟里是春天的野山,一片新草的颜色。再仔细一看,这不全是我们最喜欢的甘草⑧、款冬⑨、观音莲⑩吗?而且再远一点的地方,还开着山樱[11]。女儿兴奋地高声叫了起来:

 “——爹爹,去那里哟!

 “我闭上眼睛,不行不行地叫着。又冷又饿,两个人不能就这么一直看着幻影吧?然而,就在我闭着眼睛的工夫,女儿已经拖着不听使唤的腿,跳到烟里头去啦!而且,还在那幻影的绿色中‘来呀来呀’地叫我哪。危险!我叫着,想把女儿拉回来,可结果自己也跳到了烟里。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。

 “怎么样了呢?缓过神来一看,我这不是已经坐到绿草地上了吗…

 “明明跳到了火里,可不但没被烫伤,也不觉得热。而且,烟的世界里怎么会那么辽阔、心情愉快呢!走啊走啊,春天的野山连绵不断,到处都是让人口水的蚂蚁窝、蜜蜂窝。小河里还有鱼在游。我和女儿狼虎咽地吃了起来。吃啊吃啊,吃得肚子都快要撑破了,可了一口气的时候,后背突然哆嗦了一下,这才发现,我们还仍然坐在风雪加的林子里。两手伸向燃尽了的篝火,又回到了凄惨的没有冬眠的熊。火一灭,梦幻就结束了。

 “——爹爹,把火再烧大一点唷——女儿一边颤抖,一边说——再往火里多放点树叶,烧一堆永远也不熄灭的火吧!然后,我们就一直呆在里面吧——

 “我也想那么做啊,如果篝火能永远燃烧下去,我真想一辈子就无忧无虑地呆在里头。可是,我知道火是多么的脆弱。就说山火吧,烧上三天也就灭了啊。我把女儿抱过来,把道理讲给她听。想不到女儿眼珠一转,说:

 “——那么爹爹,我们就去山顶吧——

 “女儿手指的山顶的火山口上,有一道白烟笔直地升上天空。

 “——哪,爹爹,那里烟从来也没有灭过吧——

 “这意想不到的话,让我的脑袋懵掉了。想了一会儿,那倒也是。这山,一百年前曾经是火山啊!

 “(火山口的烟里头,说不定也是像刚才一样的乐园呢…)

 “我像烧昏头了似的胡思想着。这时,小时候我爹唱过的一首歌,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那是这样的一首歌:

 “火里有熊的乐园,

 发现了它的家伙是个幸运儿,

 如果是不灭的火那就更不得了,

 能进去的家伙是幸运儿,

 不过再也不能回来了。

 “我抱着孩子,猛地站了起来。然后让女儿骑到脖子上,就往山上爬去了。顺着开始嗖嗖地刮起西北风的小道,往山顶、往火山口的烟走去…”

 熊说到这里,了口气。

 小森不知不觉地被熊的故事吸引住了。

 “后来呢?火山口里果真有熊的乐园吗?有和篝火里一样的春天的野山吗?”

 熊一个劲儿地点头:

 “有啊!那是一片富饶美丽的森林。女儿和我钻了进去,已经住了很长时间了。从那以后过去几年了呢,我都老了,女儿也到了该出嫁的年龄。现在呀,我们已经完完全全地成了烟的世界里的生命啦!”

 “嘿,这么说,今天晚上你也是从烟里头来的?”

 “是的,最近每天晚上都是。因为有不得不外出的事,所以我一直在这一带转来转去。”

 “可是,能自由地出入烟的国度吗?刚才的那首歌不是说,一旦进去了,最后就出不来了吗…”

 “香烟。”

 熊干脆地说。

 “只要我着烟,我就能像普通的熊一样,在山里转来转去。也就是说,只有在被烟包裹着的时间里,才能呆在普通的熊的地方。”

 “是这样啊。不过,你究竟有什么事,要呆在这里呢?呆在火山口的烟里头,不是可以和女儿过着悠闲的生活吗?”

 于是,熊久久地凝视着小森,这样说道:

 “我们需要一个像你这样善解人意的年轻人。”

 小森呆呆地张大了嘴巴。于是,熊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:

 “我说小伙子,来当我的儿子吧?”

 “…”“一起去火山口的烟的国度,和我们一起生活吧!”

 小森呆若木

 “可我是人,你们是熊啊…”“外貌不一样,不是问题。那种事,总有办法的。”

 熊说完,不知从哪里掏出一盒香烟。

 “怎么样,来一?”

 熊说。黑暗中,看不大清楚香烟的牌子。小森连想也没想就伸过手去,从烟盒里了一白色的香烟。熊弯下身子,把自己香烟的火借给了小森。

 红色的火点一下变成了两个,那股升腾起来的香烟的味道,让小森感觉亲切极了。于是,也就不管它是什么熊的香烟、熊的火了,使劲儿地了起来。

 就这样,当起一熊的香烟的时候——也就是说,当他从鼻子里出一股白色的烟的那一刻,小森的外貌已经变成了熊。

 “走吧!”

 熊老爹直起身子。

 天空上淌着银河。熊在前头急匆匆地走了起来。变成了熊的小森,也慢地直起身子,跟在后头走去。

 一边往山上爬,熊老爹一边用好听的声音唱起了火中乐园的歌。小森也在后头轻轻地哼了起来。心情好得不可思议。

 虽然扭伤了的右脚还有点疼,但一边被秋天的夜风吹着,一边着烟,那就甭提有多么惬意了。

 2

 成了熊的小森,和熊老爹一起爬到山顶上的时候,真的在火山口的烟里看到了闪耀着光辉的春天的森林。

 “瞧呀,那里就是我们住的地方!”

 熊老爹一边吐了一口烟,一边得意地用手一指。小森的眼睛也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魅幻一般的风景。又岂止是看到了呢,还闻到了娇媚的花香,听到了小鸟的叫声。而且,款冬、甘草、细竹[12]的芽的味道,强烈地刺着小森的胃。

 “跟在我后头,进到里面去。”

 说完,老爹一闪身就钻进了烟里,已经在绿色中冲他招手了。

 小森大了一口气,闭上了眼睛。怎么搞的,他觉得像是跳到了跳绳的绳子里似的。

 “大胆往前走!对了,快点往前走!”

 和着老爹的声音,小森往前走去。于是,不知不觉中,自己也倏地进到了烟里头。这太简单了,一点也不费力。

 “你好!”有谁说道。

 一个温柔的声音。睁开眼一看,小森面前站着一个熊姑娘。头上着红色的石楠花[13],看上去非常美丽。

 “这就是我的女儿啊!”熊老爹高兴地冲小森招呼道。

 “刚到这里来的时候,还只是一个孩子啊,可现在就像你看到的一样,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,该是招女婿的年龄了。我已经这么大岁数了,不知道能活到哪一天…”

 小森正在那里发呆,老爹说:

 “这就要拜托你了。”

 于是,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一个旧土罐子和三个土烧的糙的容器:

 “来,用珍藏的酒来干杯吧!”

 一边说,一边重重地坐到了草地上。

 (是这样…原来是这个原因啊…)

 小森有了一种中了计的感觉,不过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。他想,如果能住在这样心情舒畅的森林里,娶个媳妇,一辈子过上悠闲的日子,不回到人的社会里也没什么不好。小森又恨起那些撇下自己不管的同伴们来了,厌倦起村里消费合作社的会计工作来了。

 (也许就那么打算盘、核对决算结果过一辈子,还不如当熊幸福呢!)

 也许当小森这样想的时候,小森的心已经开始变成熊的心了。

 就这样,变成了熊的小森,和媳妇在火山口的烟里过上了和睦的生活。

 小森开始右脚还不大好,可是在媳妇的精心护理下,彻底好了起来。熊媳妇用艾蒿[14]的叶子给小森做敷[15],他从来都不知道,艾蒿的叶子还是药。

 “嗬,这效果太神奇了,叫人吃惊。”

 小森钦佩极了。于是,熊媳妇开心地笑了,告诉他说,自己孩子的时候也扭伤过脚,用艾蒿敷了以后,就彻底好了。然后,又一遍又一遍地说起住在这片烟的森林里有多舒适来了。

 这里确实是一个乐园。天气总是那么暖和,不费任何力气,就能得到树芽、水果和鱼。更用不着担心饥饿、冬天的寒冷和意想不到的外敌。

 日子恬静而甘甜地流逝着。

 不久,媳妇就生了三头可爱的小熊。

 小森每天不是和小熊们一起下河捉鱼,就是给媳妇编个花环,要不就陪老爹喝酒。

 现在,老爹整天把自己埋在金雀花丛里。自从给女儿招来了女婿之后,彻底安心了,每天细细地品酒,享受着余生。而且只要一喝酒,就会唱起从前那首歌。歌的后头,跟着这样的话:

 “住在烟里的熊,不仅仅是我们。很久以前就有过。像打架受伤了的熊、上了岁数没人理的熊,不是住那边山里的烟中,就是住在海那边着火小岛的烟里头。”

 老爹就是躺着,也在不停地唱着歌。

 不过,小森是什么时候从这首歌里听出了一种奇妙的寂寞的余音呢?特别是黄昏的时候,和被风刮得沙沙响的树叶的声音一起听,这首歌是那么让人郁闷、让人伤感。

 从那天晚上开始,究竟有多少年过去了呢?扭伤了脚,只剩下一个人在黑夜的山里瞎转

 的小森,那时是那样地讨厌那个世界。所以,那天熊关于命运的话,才会刺痛他的心灵。于是,才会感到悠闲地生活在这样一片恬静的森林里,是多么幸福。

 然而,一旦习惯了这种幸福,小森又渐渐地可怜起胆怯的自己来了。

 不知从何时起,小森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像开了一个小,有空虚的风吹过。而且每当这个时候,他嘴里一定会这样自言自语:

 “应该用别的方法弄吃的。”

 熊媳妇在哄小熊睡觉,听了这话,脸上出了惊讶的表情。小森在心中嘀咕道:

 (是呀,想办法到外面走一趟。到外面去,像个男人的样子去战斗!归结底,要去创业!挣钱、出人头地,超过别人…)

 不知不觉地变成了人的心情的时候,小森那样想道。而当他变成了熊的心情时,又这样想:

 (真想去奋力战斗,弄点新鲜的活物啊。不,哪怕只是上一口这个冬天来临之前的寒冷的山风也行啊!)

 一天,熊小森对媳妇这样说:

 “我想到外头去,弄点更好吃的东西,能去求老爹给我一烟吗?”

 听了这话,媳妇猛然摇头:

 “父亲的烟可不行。父亲已经不了,为了不让别人用,早就藏到什么地方去了。”

 “什么地方?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
 “呀…不知道是什么地方。再说,那东西,对我们已经没有必要了。”

 于是,小森低声音,央求道:

 “我只是想到外头一口新鲜的空气,马上就回来哟!”

 “…”“如果不那样,我都要憋死啦!”

 听到这里,媳妇沉思了片刻,然后悄悄地告诉他:

 “父亲把香烟装到了一个大木头箱子里,上了锁,放到了枕头边上。箱子的钥匙,在父亲的耳朵里。”

 听到这里,小森想:怎么会有这么聪明的老爹呢!

 从那以后,小森不管是睡着还是醒着,不断地想着那箱子和钥匙的事。然后有一天晚上,他想出来一个好主意,慢腾腾地爬了起来。

 “我出去一下。”

 小森给媳妇丢下这么一句话,就慢慢地走了起来,朝着老爹睡的金雀花丛走去——

 月光泻在森林的小路上。

 (干这种事,还真有点于心不安哪!)

 小森觉得自己也够可悲的。

 (结果连我也是只想着自己。)

 熊老爹睡在黄的金雀花的花丛里。酒喝多了,这会儿睡得正。小森在花丛外面试着叫道:

 “爹爹!爹爹!”

 只听老爹和着呼噜声问:

 “谁——”

 于是,小森像唱歌似的轻声说道:

 “爹爹,爹爹,你从前的朋友想要见你,在烟的外头等着哪。”

 只听老爹用睡得迷糊糊的声音说:

 “说什么傻话哪!”

 然后,这样嘟哝道:

 “我哪有一个朋友呀!我倒了大霉,我是一头没有的熊啊!”“那也许是你的兄弟。不,说不定是你过去的恋人呢!我刚才听到了,远远地,老爹、老爹地叫着。那确实是熊的声音。要不就是风声?大叶竹  M.ShaNzXs.COm
上章 银孔雀 下章